服装人

搜索
服装人 首页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

美媒:美国应与中俄缔结“新雅尔塔协定” 划分势力范围减少冲突

2021-10-14 05:11| 发布者: qxzamh| 查看: 43| 评论: 0

摘要: (观察者网 讯)10月11日,美国《国家利益》杂志(The National Interest)刊发了题为《为了对抗中美,让“势力范围”再次伟大》评论文章。文章称,随着中俄在核武器、电磁脉冲和网络武器的日益增强,美国应与中俄缔结

(观察者网 讯)10月11日,美国《国家利益》杂志(The National Interest)刊发了题为《为了对抗中美,让“势力范围”再次伟大》评论文章。文章称,随着中俄在核武器、电磁脉冲和网络武器的日益增强,美国应与中俄缔结《新雅尔塔协议》,中美俄划分势力范围,从而减少冲突机会。

《国家利益》杂志10月11日刊发《为了对抗中美,让“势力范围”再次伟大》一文

文章作者为美国国土安全EMP(电磁脉冲)工作队副主任大卫·派恩(David T.Pyne),派恩曾于2000年至2003年担任陆军总部参谋部国际项目经理,负责前苏联、东欧、中东、美洲和非洲国家。此外,他还担任过美国导弹防御局的首席采购分析师和顾问,以及国防部长办公室和海军部的国际分析师。

大卫·派恩(David T.Pyne)

派恩在文章中表示,尽管美国战略军事正在处于下滑趋势,但最近的两任美国总统仍然相信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,这种谬论导致美国开始忽视重建核武器的重要性。建立全面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和加强美国电网建设,能够以阻止中俄灾难性的袭击。美国领导人必须认识到美国现在的真实处境,并且摒弃他们的理想主义。

派恩认为,美国迫切需要一种新的、具有前瞻性的大战略,并将其重新集中在保卫美国的核心以及重要利益上。为应对这一前所未有的国家安全困境,美国领导人必须以战略紧缩(strategic retrenchment)和离岸制衡(offshore balancing),此举能够保护美国宝贵的财富以及有限的军事资源。同时,将减少与中俄之间的矛盾,避免不必要的战争风险,从而建立一个更安全、更有保障、更和平的世界。

然而,战略紧缩的前提是,确保没有一个大国能够主宰欧洲和东亚,这将迫使美国的盟友们需要承担在各自地区的安全,与此同时,这些联盟将不得不依靠地方力量来制衡中俄势力。

因此,美国军队将继续驻扎在地平线上,无论是在海上还是在美国境内,美军将会避开前沿部署的姿态,在这种姿态中,美军基本上充当“绊线”,这使得美国能够轻易的卷入一系列国外战争,然而,美国的盟友们就会遭受到入侵的威胁。

相应地,为了降低美国卷入大国战争的风险,这美国应该实行避免侵略占领别国和政权扶持,只有在其势力范围内的国家面临迫在眉睫的威胁时,才会派遣远征军。美国海外军事的缩减将进一步削弱对反美恐怖主义的支持,最重要的是,将大大削弱中俄结盟关系。经过20年的阿富汗战争,俄罗斯和中国在几乎所有关键的战略军事技术领域都超过了美国,美国需要开始重建现代化战略核武库和战略防御能力。

派恩认为,由美国富兰克林·德拉诺·罗斯福总统、英国温斯顿·丘吉尔首相和约瑟夫·斯大林于1945年2月成立的《雅尔塔协定》成功地维护了欧洲半个多世纪的和平,此协议的成功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俄在整个冷战期间保持了“核平等”关系。

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于2020年1月23日在耶路撒冷会议上多次表示,他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标之一是缔结“新雅尔塔协议”。在这样的协议下,世界将被划分为多个区域,而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主导区域,并且都将有一个首要目标——促进大国稳定与和平。

派恩接着指出,如果“新雅尔塔协议”成立,美国将保留最大的势力范围,包括整个西半球、西欧、日本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,这些地区将继续受到美国“核保护伞”的保护;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将包括前苏联加盟共和国、塞尔维亚、伊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和利比亚;中国的势力范围可能包括朝鲜、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东南亚以及大约6个(由马克思主义/共产主义独裁者领导的)非洲国家。

同时,派恩还引用了《孙子兵法·谋攻篇》中的“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”一文,并阐释到:高级军事行动是用谋略挫败敌方的战略意图或战争行为,其次是通过外交破坏联盟,用外交战胜敌人。

对此,派恩分析出美国很有可能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(以下简称北约),随后,北约将以欧洲主导以发挥联盟作用,并结束在中俄两国境内的所有军事行动。这样一个全面的协议将承认和尊重三个核超级大国的切身利益,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争端,最大限度地减少军事冲突的潜在风险,以维护世界秩序稳定。

派恩还援引“修昔底德陷阱”提出者格雷厄姆·艾利森2020年4月刊发在《外交事务》(Foreign Affairs)上的一篇文章,文章称,维护这种和平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,美国领导人不得不从承认他们所梦想的世界是无法实现的,并接受势力范围仍将是地缘政治的核心特征这一事实。这种接受将不可避免地是一个旷日持久、令人困惑和痛苦的过程。然而,它也可能带来一波战略创新浪潮——这是一次从根本上重新思考美国国家安全概念库的机会。

格雷厄姆·艾利森在《外交事务》上发文称:无论美国领导人是否承认,中俄已经拥有自己的势力范围(文章截图)

派恩称,美国对五分之一以上的国家有安全承诺,导致其军事严重过度扩张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除了与中俄之间达成全面协议之外,另一种在政治角度上更可行的替代方案是美国政府单方面从东欧、中亚、中东等地区撤出前沿部署的美国军队。美国领导人继续认为,美国拥有的盟友越多,国家就越安全。然而,美国政府应该对所有和美国联盟的国家进行成本效益分析,以确定哪些联盟加强了美国国家安全,哪些联盟容易因利益而卷入大国冲突,在此基础上,美国能够淘汰一些未能通过“测试”的联盟。

派恩称,美国领导人应立即对中俄表明态度,表示美国不会对台湾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等问题进行军事干预,美国需要放弃未来对中俄势力范围的军事干预。此类行动将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,从而大大降低中俄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的机会,同时增加中俄之间的裂痕和分歧的可能性,并且以彻底分裂中俄联盟为主要目标。

派恩在最后还“恶意”地揣测,历史表明,如果没有美国激怒中俄两国,那么中俄历史上的敌对关系可能早就恢复了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来源:https://xw.qq.com/cmsid/20211013A0DKB200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